手机版

麟阁伫年见 花地迟才通——“2019年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暨年见?文学专场”现场直击

2019-04-19   浏览:

  人间四月天,花地迎芳菲。2019春暖花开的时节,岭南大地一年一度的文学盛典活动如期而至。

  4月14日下午。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联合主办的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在这里举行。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八十多位本科生、研究生在陈南先教授的带领下,共同见证这场中国文坛南国年度盛宴。

  下午14时许,盛典尚未起首,同学们早已到场等候大咖的到来,脸上显露出无限的期待。

 

 

“过桥春色绯桃树,临水人家白板扉”

 

  14:30,暖场文艺节目《月光光+广州之约》,让原本喧闹的内心重归平静。伴随着声情并茂的诗话“南国四月春芳至,朵朵花开淡墨痕”,一袭红衣的主持人轻盈走到舞台中间,收拢了观众的思绪,“观音山杯?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暨年见?文学专场”正式拉开帷幕。

2019花地文学榜,莫言荣获“年度作家”;冯骥才、班宇、朵渔、潘向黎、陈晓明、徐则臣摘得六大年度作家作品称号。

 

 

 

 

 第一个奖项“花地文学榜?年度散文”由中国作家协会全、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广州市作协主席张欣揭晓,获奖作品为潘向黎的《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潘向黎用文化的笔触,让现代的阳光照进古典的诗行;用细腻的文字,把内心的温婉向我们娓娓道来;用独特的阅读感受,启发我们诗意地生活。

 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林岗宣布将“年度文学评论”授予《无法终结的现代性:中国文学的当代境遇》。作者陈晓明表示:“以‘无法终结的现代性’这个题名来阐释中国当代文学的历史特质及美学蕴涵,是就现代性在中国今天的存在方式做出一种表述。”

 广东作协主席蒋述卓先生将“年度新锐文学”授予徐则臣及其潜心四年完成的《北上》。这部长篇小说回响着作者的现实意识、草根情怀以及他对生命意义的不懈追问;其始终关注着个人与国家、国家与世界的关系。历经多年来对长篇小说的打磨、对现实的观察、对生命价值的思考,徐则臣所展现的内容与精神给读者带来了巨大共鸣。

 以“中年”为隐喻,不断思考人性与历史的朵渔同他的作品《危险的中年?朵渔诗选》摘得“年度诗歌”,该奖由诗人、评论家、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徐敬亚颁发。朵渔步入中年后,对世界和人生展开了更深的探索与诘问,其中不免触发忧郁、疼痛与孤独。所幸,在创作过程中他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不管世界怎样灰暗与迷离,语言的天空中永远有繁星闪烁”。

 随后上台的班宇,从作家、评论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斯奋先生接过了“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短篇小说”奖项。一篇《逍遥游》以新鲜独特的文学光华,从无数短篇中杀出重围,传递出别样的时代况味。《逍遥游》舍弃宏大叙事,既散漫又克制,秉持着“轻松、简洁与诚实”之笔,从细微着手,传达出对人世间的悲悯之情。

 中国古代戏曲学会会长、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天骥教授公布“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长篇小说”得主为冯骥才及其作品《单筒望远镜》。作为伤痕文学的代表作家,冯骥才在生活中反思传统与现实,他的作品对中国文坛产生了深远影响;作为当代文化学者,他放下热爱的文学事业几十年,投身文化保护行动。这部《单筒望远镜》延续了文化反思的主题,通过冯老笔下这架“望远镜”,我们穿越百余年一窥当时的天津风貌,目睹中西文化碰撞引发的悲剧,从而感受到冯骥才对未来文明发展的思考。

 最后,大家期待已久的“2019花地文学榜?年度作家”得主由着名作家、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揭晓并授予莫言。莫言的作品《等待摩西》不觉会让人想起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不同于等待“戈多”的迷茫,等待“摩西”的主人公充满了顽强的生命和坚定的信仰。

 颁奖典礼后,周小雨着一袭花长裙登场,用柔美的声线,饱含深情地献上的《微光》带给了我们关于美的视听享受。一道微光就是一个作家,在这个时代默默照亮其孤寂的道路,给人以心灵的归属感。

 

“四时佳兴随人寓,曲水流觞未足多”

 

 片场休息后,时间来到16:20分,2019花地文学榜迎来“年见?文学专场”。

 当年见与文学相遇,相约2019花地文学榜润泽花地,两大优质品牌共同为读者打造了一场群英荟萃的文学专场盛宴!在这场文化大典,七位获奖作家围绕“文学与时代”主题,以独特的演讲风格分享了他们的获奖感言与文学历程。

 今年特设的“年度作家”奖项由莫言斩获,他因故无法出席便录制了一段视频向我们展示其崇论宏议。幽默的开场白惹得哄堂大笑。同时,他向我们阐述了一个他的基本观点:任何作家的写作都必须具有地方性、地域性。

 首位登台的潘向黎以“审美的位置”为题,分享了对这个时代的想法。潘向黎在喧嚣的世界中保持“审美”的姿势,关注微小的触动,发现世界的美好,探索诗和远方。她的温婉从容向我们诠释了“若有诗书藏在心,岁月从不败美人”的美好气质。

 不是“用文学反映时代”,而是“在时代中创造文学”,恰逢花甲之年的陈晓明提出此极具现代性的观点。陈晓明旁征博引,借用古今中外的例子来论证“中国文学的当代境遇”,发人深省的同时也令台下观众感慨学者的纲举目张。

 新锐文学奖得主徐则臣做了“感谢一条河”主题演讲。分享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时,徐则臣谈及其创作初衷,认为河是他用文学的方式与时代建立关系的桥梁。运河边小人物的故事交织出荡气回肠的百年“秘史”。这一次,河流成为了主角,诞生了徐则臣笔下的《北上》。

 一件连帽衫,一条牛仔裤,1973年生的诗人朵渔保持着的“居家普通感”为观众平添了几分亲切。围绕《我们的主要问题还是经验和价值观》角度,朵渔阐述了自己对现代诗歌创作中存在的问题的思考。

 “成为自己的同代人”,短篇小说年度作品获得者班宇以此为题,展开了其作品《逍遥游》文学与时代关系的分析。保持一段距离,才会有真正的“逍遥”,班宇擘肌分理的论述令在场观众重新审视《逍遥游》。

 

 

 

 呼声最高的冯骥才最后登场。这位向来留给我们诙谐爽朗印象的作家,当谈起正在消失的文化遗产和村落时,表情格外严肃。正是身上对时代的先觉和自觉,使得冯老辍笔几十载,义无反顾地扎根到中国民间文化的保护中。“他是在和生命赛跑啊!”声音微颤的陈南先老师发出感慨。

 17:30分,2019年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暨年见?文学专场圆满落幕。

 台下深怀热情的文学爱好者仍驻足于“中央车站”,久久不愿离开。他们热烈地谈论着本次盛典的感受。“虽素未谋面,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他来,因为他那极为亲切的笑容。黄礼孩先生朴素的秉性,以及对诗歌的热忱与奉献,在我毕业的迷茫之际——究竟是选择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给了我最好的答案。”陈滢同学难掩激动之情如是道。

 一年一度的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已经成功举办五届,成为岭南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今年参加盛典的文学大咖们,还将登上珠江南海神号仿古游船,赴一场“羊城范局”续写文学情怀。

 新时代波澜壮阔,呼唤更多优秀的作家、艺术家扎根本土、深植时代,从当代中国的伟大创造中创造出深刻反映我们这个时代历史巨变的优秀作品。

 2020,我们再会!(撰稿:陈思茵、刘诗颖、吴永川、黄俊桦、赵晓玲  供图:黄俊润)